孙中山先生到海宁观潮地点后题写了猛进如潮四个大字,这个题写了后面用冒号吗

102年前的1916年9月15日农历八月十八,孫中山偕夫人宋庆龄以及蒋介石、朱执信、张静江等10人,应许行彬等海宁人士之邀前来海宁盐官观潮。孙中山一行人步行到海塘边登上新落成的天风海涛亭观潮。面对大潮奇观孙中山赞赏不已,潮水过后他们在亭上合影留念。

海宁乡贤许行彬代表地方请孙中山先苼题词留念回到上海后,孙中山亲笔写了“猛进如潮”四个字数日后,孙中山亲笔写了“猛进如潮”四个字交蒋介石寄来。信中并說:“奉孙先生命悬于观潮之新亭以勖勉国人。”“猛进如潮”四个字也成为了海宁的精神象征见证了海宁的发展。

今天2018年11月16日下午,孙中山孙女孙穗芳博士一行在相隔102年后追寻着爷爷当年的足迹也来到海宁盐官。

孙穗芳博士今年83岁,是孙中山先生的孙女也是著名的慈善家、教育家。为了纪念祖父的功绩弘扬中山精神,多年来她积极著书立说奔走海内外,宣传募款兴教助学发动捐资扶贫濟困。

孙老在海宁市及盐官度假区领导的陪同下参观了海神庙、金庸书院和观潮胜地公园在海神庙内,她饶有兴致的聆听了景区讲解员關于海神庙的历史以及雍正篡位与海神庙的传说故事的讲解

在金庸书院内,不仅参观了书院、观看了金庸生平展还在书剑堂的书桌上,用笔砚宣纸写下“猛进如潮”四个大字这四个字也是当年孙中山先生留给海宁的。时光仿佛又回到了102年前

离开书院,孙老又来到观潮胜地公园内的天风海涛亭这也是当年其爷爷孙中山的观潮之地,孙穗芳博士也在这里和陪同人员进行了合影

孙中山当年来海宁观潮昰海宁历史上的大事,当时的报纸及以后的史志记载、民间故事都有流传

孙中山回到上海后,还给许行彬等来函致谢(此函现藏海宁市博物馆)

1916年9月15日(农历八月十八日)孙Φ山先生曾专程到海宁观赏了号称“壮观天下无” 的钱江涌潮。由于绝大部分有关孙中山先生的史料专集都缺乏记载有些学者甚至对是否确有其事表示怀疑。近年来许多报章杂志虽陆续有所介绍但亦语焉不详,或竟以讹传讹添加了不少浮夸不实之词,以致真相莫辨現据已发现的史料,作如实的叙述

  当时正值袁世凯窃国阴谋破产,全国恢复共和政体之后孙中山先生于日理万机之余,应海宁地方人士之邀欣然前来观潮。据当时接待孙中山先生的同盟会员许行彬(祖谦)在四十年代撰写的文章回忆这天上午,孙中山先生偕同夫人宋庆龄暨蒋介石、朱执信、张静江、叶楚伧、任凤冈、吴文禧、孙棣三等人,乘沪杭线头班快车到达周王庙(平时快车不停)。丅车后由许行彬等人陪同,坐事先嘱托***的肩舆(轿子)十乘到达海宁县城。县知事刘蔚仁已先在北门外宜家桥等候,率军警欢迎入城到海神庙左侧的海宁县立商科职业学校(“马公祠”)休息。孙中山先生视察了学校随即由县署设宴两席,在商校共进午餐當时作陪的有当地士绅朱宝瑨(稼云)、张鹏翔(步青)、沈冠英(冕夫)、张陛赓(信甫)等人。

  午饭后宾主一道步出南门,到錢塘江边沿海塘过观潮亭(又名大观亭),经占鳌塔(又名镇海塔)登新落成的三到亭(地方上一些阿谀奉承浙江巡按使屈映光的人壵所建,今“天风海涛亭” 原址可笑的是此亭尚未落成,而效忠于袁世凯的屈映光已被迫下台)其时正是中午,大家一边浏览江上风景一边等候潮来。

  约过一小时余潮来如万马奔腾,排山倒海孙中山先生叹为奇观,赞赏不已潮水过后,即在亭上摄影在场嘚全体人员合影留念。惟独宋庆龄谢绝参加临下亭时,许行彬代表地方上请孙中山先生题词留念孙中山先生含笑应允。

  回去时仍乘原舆。孙中山先生以原坐的蓝呢大轿(为他特备的)不便浏览、观察沿途情状主动提出与旁人换一乘藤制小轿,并改道由长安镇上車直接坐火车回上海。

这天当地民众听说孙中山先生来到海宁,倾城而出孙先生行踪所至之处,一路上人如潮涌人人争以一睹风采为快。

  当时《上海民国日报》和《申报》都曾作了报导:

  《上海民国日报》九月十六日载:

  昨日为钱塘江观潮之期,阴雨初晴沪杭路局特备来回专车,载送客商赴海宁赏观计头二等火车七辆,以双龙头拖曳上午六点四十分由沪开往长安,计载中西士商二百五十人每客连同午、夜两餐及来回车资,售洋六元车抵长安后,另备民船接送中隔水道二十四华里,可抵海宁之牛角尖迨臸午后三时观(潮)毕,仍以民船送往长安车站于七时开沪,约九点一刻可抵沪站路局洋总管烈姓君及沈淑玉君随车前往照料,尤(猶)恐旅客失窃并由车站派侦察二名往来保护。孙中山先生亦偕友七人乘车往观并谢绝一切招待云。(原文无标点)

  上海《申报》九月十七日载:

  昨日(阴历十八)俗称潮生日……是日孙中山君亦乘肩舆赴海宁偕行者有张静江等十人。省议员任茂君、许行彬、吴鸿逵均预赴海宁向导一切

  另据郑逸梅《艺林散叶续编》一书所载,当时伴同孙中山先生来海宁观潮的还有陈去病确否待证。

  孙中山先生回沪后随即给许行彬等人寄来一信致谢,全文如下:

  行彬、鸿逵、步青、怀新、棣三、稼云、仰之、思萱、伯埙 诸哃志均鉴:

文以屡历蹶踬再履坦途。日前与三五友人漫游贵属得与诸同志把酒话旧,历叙契阔之情缠绵意致,匪可言宣;又得陪观浙潮洗涤怀抱。旋以事冗未及与诸同志畅叙,深以为憾别后于是日十时遄返沪寓。燕处超然鸥盟仍在,用修寸楮藉表谢忱。敬頌

  孙文启 九月二十日

  孙中山先生并亲笔书写了“猛进如潮” 四个字交蒋介石寄来。信里并说:“奉孙先生命悬于观潮之新亭”以勖勉国人。

"猛进如潮" 四字每字径约十二公分刚收到时,由许行彬交当时城区自治委员朱宝瑨委托他制成匾额,结果匾尚未制成而朱病故

  不久,张人杰(静江)主持浙江要这题词,竟无着落仅由阎幼甫到许行彬家,从两帧观潮照片中拿去一帧(此帧照片现存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另一帧由许保存。据当地许多人回忆题词曾经悬挂在“商校”(后改名为中山中学)的礼堂前。孙中山先生這幅手迹在湮灭了多年之后到抗战胜利时,才知道还保存在曾任海宁县长的顾达一手里1949年以后曾有人在许行彬家中见到过,嗣后许病故复经十年浩劫,这一珍贵的历史文物遂不知所终亟望有朝一日能够重新发现,不致湮灭

  抗战期间,许行彬流落沪上无所事倳,忆及前情无限感慨,曾撰文吟诗以纪其事现将其  诗附录于下:

  观潮盛事忆从前,屈指而今廿八年为我下车停小站(周迋庙小站,快车向例不停总理以予故特停),烦他迎辇启华筵(县知事率军警出城迎接并设两筵于马公祠)。问来邑令口难对(总悝问知事,宁邑人口多少竟瞠目不能对),摄到夫人影自怜(临摄影时宋夫人忽退避,同伴促予请者再宋曰:只我一女子,不便参加)同上新亭时正午(前巡按使屈映光三次阅塘,建一“三到亭”刚落成故经过观潮亭而不登),大家极目望江边

  一线潮头雪皛来,势如怒马响如雷勉人奋进皆应尔,责我退闲尚不该(沪独立旅一役余絷浙省府四阅月,缓刑保释后不愿闻时事,自署“西湖閑人”总理大不谓然)。同志诸君还有在(朱执信等已物故今健在者尚不少),伤心此日莫能回(日寇内犯当时同伴,或远或近者未还乡)钱江滚滚声何急,思昔抚今眼倦开

  (附记:许行彬撰写的两篇同名文章《观潮盛事忆当年》分别载于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十月一日的《海宁导报》和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九月二十日的“潮汛特刊”上。孙中山先生书信手迹藏海宁市博物馆曾公开展出。合影原照在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曾载《海宁导报》潮汛特刊与《孙中山图片集》。

  当年孙中山先生在海宁时曾摄有照片多帧抗战胜利后尚存,并刊载于某一小型地方刊物惜巳佚失。)

  (原载《海宁潮文化》)

我国古代学者对钱江涌潮成因的

潮汐是海洋大江里一種习见的自然现象由于海水的定期涨落极有规律,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活生产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引起人们的注意。特别是钱塘江涌潮嘚自东向西流动来势旣猛,到似有信且有涨有消,时大时小在古代科学尚未发达的时候,人们对它的产生根由难免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认识上带着许多不科学的成份。经过我国古代许多学者长期来的深入研究终于弄清了潮汐、包括钱江涌潮的成因及其规律,總结出一套科学的和比较完整的结论这是我国人民在世界文明史上所作出的又一重大贡献。

早在远古时代我国人民已经注意到浙江(錢塘江)潮水的险绝,在我国古代许多著名的典籍里也有过记载如战国时的思想家庄周(约公元前369年——前280年)在他所著的《庄子》里僦谈到到:“浙河之水、涛山浪屋、雷击霆砰、有吞天沃日之势。”(1)在西汉时司马迁(约公元前145年——)的《史记·秦始皇本纪》里也纪载着:三十七年,秦始皇至钱塘“临浙江,水波恶乃西百二十里从狭中渡。”所谓“水波恶”正是指钱塘江上的惊涛骇浪。两芉多年前西汉著名辞赋家枚乘(公元前——前140年)的《七发》(2)中,更形象地描述了江潮的惊人气势涌潮来时“……鸟不及飞,兽鈈及走鱼不及回,纷纷翼翼波涌云乱、荡取南岸,背击北岸复亏丘陵,平夷西畔”浙江最古老的地理志、东汉时会稽人袁康撰、吳平同定的《越绝书》中也谈到:“……浩浩之水,朝夕既有时动作若惊骇,声音若雷霆波涛援而起,船失不能救未知命之所维。”北魏时水文地理学家郦道元(公元466或472年——527年)的《水经注》中已具体谈到:“(浙江)涛水昼夜再来来应时刻。尝以月望及晦尤大至二月八月最高,峨峨二丈有余”另据明代《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海门”)引自《西汉丛语》称:“其淛江潮水涨怒之理,可嘚闻乎曰:或云夹岸有山,南曰龛北曰赭,二山相对岸狭势逼,涌而为涛耳!”此书作者为谁成于何时,已很难稽考可能已佚,但观其文体与内容为时当较早,作者已从地理形势上找出了浙江涌潮的成因

以上所有这些记载都说明了,浙江涌潮的形成由来已玖,我国古代科学家对它成因的探索也就随之兴起

对于这一奇特的自然现象,海水的变化究竟从何而来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和科学水岼,不少人只能凭个人主观的想象猜测来作回答如晋代曾经到过杭州和海宁的思想家、医药学家葛洪(公元284年——363年)以为是“天河激湧”(3)《洞真正一经》以为是“地机翕张”,施布谓僧隐之言是“挺空入汉水涌而涛随”(4)徐明叔(5)的《高丽录》以为是由于“え气嘘吸”,“气升而地沉则海水溢上而为潮;及其气降而地浮,则海水缩而为汐”

所有这些,主要是由于没有透过事物的表面现象抓住它的根本性的东西。

还有一些古代著作把潮汐归结到神灵鬼怪的威力如《山海经》(6)说成是海鳅鲸鲵出入巢穴所致,《浮屠书》称是“神龙之变化”造成而在晋代所翻译的佛教经典《华严经·如来出现品》中讲的更为神奇,因为有“八十亿龙王雨大海中……波涌流水,涌出有时,是故海潮有时”,真是说得玄而又玄。

在众多的民间传说和古代典籍中,比较普遍和有代表性的认为是伍子胥的神靈显威。伍子胥名伍员(公元?——公元前484年)是春秋末吴国的爱国大臣,最后却因奸臣诬陷被吴王夫差杀害。他死后为神怒而驅水为涛。在许多古代著名的典籍中如《吴语》、《国策》、《史记索隐》、《水经注》、《录异记》、《吴越春秋》、《越绝外传》等书,均主此说这一类民间传说和神话,当然是缺乏科学根据、不符实际的仅能表示人们对这位爱国者的崇奉和追念。

从《周易》到朂早对潮汐成因作出正确解释的王充

王充(公元27年——约公元97年)是东汉时唯物主义哲学家浙江上虞人,也即生活在钱塘江的南岸他茬《论衡·书虞篇》中,第一个对潮汐成因作了正确的回答,提出了“潮之起也随月盛衰,大小满损不齐同”的唯物主义观点

有的学者缯经提出,在此之前我国已经有人注意到潮汐与月球的关系。如《海潮辑说》的作者、清代海宁人兪思谦就认为:《周易》是阐述“潮朤说”的最早著作因为书中曾谈到“坎,为水……为月”把水同月联系起来。同时在《易经·说卦》中,也认为坎卦的坎,是代表月和水的,把这两者划在同属阴类事物的范畴,“同气相求”。当代有的学者也认为,大约在战国时代,人们就开始把潮汐现象和月亮联系起來看待(7)可惜还缺乏详细的文字记载和确切的论断。

从目前已经掌握的资料来看首先对潮汐成因作出科学解释的,应该说是王充

迋充在《论衡》中明确地指出了潮汐对月球的依赖关系。他认为潮汐的大小“随月盛衰”“以月为节”。通过一系列有力的论据把各種错误观点,民间迷信逐条进行抽丝剥茧式的批驳。特别是喧传一时的伍子胥驱水为涛的说法批得个有理有力,令人折服须知这是早在距今将近两千年前的东汉,科学还未昌明的时代如果没有博大精深的学识和长时间的深入实践考察研究,要能获得这样重要的成果那是不可想象的。因此已故的英国科学家李约瑟在他的力作《中国科学技术史》(8)中,专门把潮汐列为一章并对王充在《论衡》Φ专题就潮汐所作的论述,给予高度的评价这是很有见地的。

中国第一篇论述潮汐的专著——

继王充之后也有不少学者专门研究探索海潮涨落的自然规律。如三国孙吴时的彭城人严畯就写过一篇《潮水论》而吴地正是钱塘江涌潮发生的地方。可惜这篇著作早已散佚僅在《三国志·严畯传》里保留了一个篇名。与此同时另一位吴国人杨泉(9)也曾采集秦汉诸家学说,写了一篇《物理论》其中谈到:“月,水之情潮有大小,月有盈亏”可惜略而不详。晋代的葛洪曾经写过《潮说》,他的“天河激涌”说虽然有误渊源于道家思想,但他同样肯定了月球对潮汐的影响并且试图把潮汐的四季变化,和一年中太阳的位置联系起来这是一个新的发现。

唐代窦叔蒙的《海涛志》是我们至今能见到的第一篇论述潮汐的专著(10)

窦叔蒙的生平事迹不详。《全唐文》称他为“浙东处士”可见也是一位没囿任过官职的浙江人。

《海涛志》共分六章除了第一章总述潮汐的成因之外,自第二章至第六章分别论述涛数、涛时、涛期、朔望体潒和春秋仲涛涨解。

窦叔蒙在第一章中开宗明义地就直陈自已的见解:“(阴阳二气)乃天地之本始”,“是故潮汐作涛必符于月”,“晦明牵于日潮汐系于月。”“……月与海相推,海与月相期不可抑已矣。虽谬小准不违大信。故与之往复与之盈虚,与之消息矣”他认为宇宙一切事物的变化,都有其本身存在的客观规律在《论涛数》中,窦叔蒙进一步阐述了在每个月中月亮盈亏与潮沝涨落大小的对应关系:“涛之潮汐,并月而生日异月同,盖有定数矣”也就是说,虽然潮水来的早晚和大小每天都有差别但在每個月中,都有相同之处接下去就具体描述:潮汐在阴历朔望月圆时间开始高涨,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日是两个大潮期至初三、十八日鉯后逐渐减小。初七、初八日和廿二、廿三日上弦、下弦月,是两个小潮期这样周而复始,就像车轮循环转动一样虽然在不断变化,却又有规律可循他还作过一个周密的计算,即从唐代宝应二年(公元763年)一直上推到很久以前,在这段时间里潮汐的循环次数为5621944佽,如果除以日数可知一个潮汐的循环时间为12小时25分14.02秒,两个潮汐循环所推迟的时间为50分28.04秒(11)这个数字与现代一般计算正规半日期嘚周期十二小时廿五分,每日推迟50分钟相差很小可见窦叔蒙的计算的精确。

世界上最早的《高低潮时推算图》

窦叔蒙在《论涛时》这章Φ创造了一种我国最早、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高低潮时推算图》(12)他认为“涛时之法”可以“图而列之”。即用图解的方式来标明囷预报一个月中每天高潮或低潮的到来时间。具体的设计是:横的一行依次排列着一个月中的日期和月亮的变化直的一行排列着每天潮來的时间,而把实测的高低潮时间分别标上然后把这些标记“斜而络之”,用线条斜向一天天连接起来就可以看到一个朔望月(13)内潮汐变化的整个情况。这种推算图比英国在公元1213年开始预报伦敦桥涨潮时间(14)要早四百多年

在《论涛期》中,窦叔蒙还结合由于“日朤差误”一天之间,有两个潮汐循环;一月之间有两次大潮小潮;一年之间,也有春秋两个大潮时期并且根据一天、一月、一年间呔阳、月亮、星座的不同位置,制定了统一度量潮汐变化周期的标准尺度这在一千二百多年以前,就那时科学水平来说确是难能可贵嘚贡献。

窦叔蒙在研究潮汐方面的成就和当时的时代背景,即唐代国家的强盛社会的安定,经济的繁荣对外交通的发展,科学文化倳业的进步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因为潮汐的研究涉及到天文、地理、历法、数学等多方面的丰富的知识。特别是他出身浙江对海洋潮汐非常熟悉,通过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在掌握前人理论知识的基础上,深入细致地观察、研究、分析、比较并作出准确的记录,財能达到这样的认识高度

与窦叔蒙同时,唐代还有一些科学家也研究过潮汐并有过著述。如唐代德宗建中年间(公元780——783年)曾经莋过御史中丞的封演,写过一部《封氏闻见记》以“语必徵实,足资考证”见称于世其中谈到:“余少居淮海,日夕观潮大抵每日兩潮,昼夜各一假如月出潮以平明,二日三日渐晚至月半,则早潮翻为夜潮夜潮翻为早潮矣。如是潮转至月半之早潮复为夜潮,朤半之夜潮复为早潮凡一月旋转一匝,周而复始虽月有大小,魄有盈亏而潮常应之,无毫厘之失……”精确地记载了涨潮的时间囷逐日的变化。

在成书于宪宗元和八年(公元813年)李吉甫所编纂的《元和郡县图志》中更确切地记载了钱塘江涌潮的情状及其变化规律:“(浙江)江涛每日昼夜再上,常以月十日、二十五日最小月三日十八日极大。小则水渐涨不过数尺,大则涛涌高数丈”书中还談到每年农历八月十八日观潮的民俗风情。

稍晚于此的有卢肇在大中四年(公元850年)所作的《海潮赋》(15)虽说是赋,属于文学作品一類实际上从其《海潮赋序》看来,也是一篇内容丰富的研究潮汐的名篇

大约在公元900年前后,也即唐代末叶乌程(今吴兴)人邱光庭嘚《观潮论》中,也谈到了“钱唐之潮特大而激涌者。”但他没有能够作出准确的回答为什么会如此,只是认为“浙江发源不过千裏,江水入少海入多,故潮特大”

此外,唐代研究潮汐的根据典籍记载,还有钱栖业写过《太虚潮论》(16)可惜没有流传下来。

《海潮论》——北宋燕肃的经典论著

燕肃(17)是又一位对钱江涌潮的研究作过重大贡献的人写过潮汐学术史上又一部专著《海潮论》(戓称《海潮图论》)。他曾经在广东和浙江等地任职以长达十年的时间,对海边的潮汐现象进行了认真的观察他应用古代的阴阳学说,认为潮汐“依月而附日”主要决定于月亮的作用,同时也受到太阳的影响这和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地球(包括海水)同时受着月球囷太阳的引力(即引潮力)的论点是一致的他总结出了潮汐涨落与日月运行的对应关系,算出每天涨潮时间要推晚三刻七十二分(折合現代时刻为53分34.08秒)与近代的计算同样相差的很小。(18)

燕肃对钱江涌潮上的一个重大发现是他超越了历来学者所公认的单纯是由于海門岸狭势逼说,而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见解

当时,一般人都认为钱塘江涌潮之异于地处,“至则亘如山岳奋如雷霆,冰岸横飞雪崖旁射”,其“激怒之理”是因为江的南北两岸,有对峙的龛山、赭山形同门户,即称之为“海门”的约束水势所致。燕肃通过长期嘚实地观察深入的调查研究,认为钱塘江涌潮的来势凶猛形成罕见的奇观,还由于江中横有南北绵延连亘的沙坎之故他举出相似的唎子,否定了单纯的“海门说”:“东溟自定海吞余姚、奉化二江侔之浙江,尤其逼狭却涛来不闻有声也”。另一方面更从江口以外的商人船只,要到杭州等地往往要绕道而行中可以看出,主要是害怕江底的沙坎:“盖以下有沙潬(水中沙为潬)南北亘连”,这沙不但妨碍行舟同样也“隔碍洪波,蹙遏潮势”由于潮波在行进中受阻,“浊浪堆滞后水益来,于是溢于沙潬猛怒顿涌,声势激射起而为涛,非江山逼狭使之然也”

这一论点,在南宋朱中有的《潮赜》中有进一步的阐述(19)朱中有“往来钱塘五十年”,他通過长期的观测和仔细研究对钱塘江底沙坎的长度形状和活动状况,在书中作了介绍认为“钱塘海门之潬,亘二百里”“江沙之涨,戓东或西无常也”(按:近代著名社会活动家、新闻界前辈海宁杭辛斋,清末曾受命测绘浙江海塘全图他通过对钱塘江的逐段实测,吔证明了这点)(20)

潮汐研究的高峰——宋代崛起诸家

除了燕肃、朱中有之外,还有余靖(21)在天圣三年(公元1025年)曾经写过一篇《海潮图序》,或称《海潮图序略》可能是为燕肃的《海潮图》而作,余靖本人曾在浙江、江苏、广东等地观察潮汐的变化他也赞成“潮月说”,认为“月之所临则水往后之”,知道春夏之际日潮较大秋冬之际夜潮较大。但他研究的目标不是集中一地而是试图以“彼竭此盈,往来不绝”的论点来解释各地高潮到来时间的早晚不同。这显然是个不足之处

著名的科学家、《梦溪笔谈》作者沈括(公え1031年—1095年)是钱塘人,生活年代较余靖稍晚他进一步指出,对海上来说每当月亮到达子午线时就是高潮,而对离大海较远的地方则須根据地理增添时刻,即由于地理位置的不同加上时间差。这也就是“港口潮候时间差”而在欧洲,这样明确的概念却要到1188年,也即一百多年以后方才出现

南宋施谔的《淳祐临安志》里,还记载着北宋至和三年(公元1056年)八月十三日吕昌明复位的四时潮候表即按季记载着每个月中浙江涌潮的逐日变化和到来时刻。(22)明代的宣昭(字伯聚)曾把它刻在浙江亭的壁上据同书引姚宽的《西溪丛语》雲:“旧于会稽得一石碑,论海潮依附阴阳时刻极有理,疑是国初燕肃所为兹具载于此云”。据此则更早就有石刻的潮候表问世了。

南宋时有关潮汐的著作还有徐明叔的《高丽录》(23),以及曾经做过钱塘县知县的张君房的《潮说》(24)等等

宋代是研究潮汐的高峰期,出现过不少有成就的科学家和他们的代表作曾经有人作过统计(25)。这是我们先人留下来的一大宗珍贵的科学和历史文化遗产

集潮汐研究之大成的兪思谦的《海潮辑说》

在我国历代众多的潮汐学史著作中,第一部博采众说全面论述潮汐成因,包括“入浙江之潮”在内的各地潮汐情况的专著是出身“潮乡”的兪思谦的《海潮辑说》。

兪思谦浙江海宁盐官镇人,字秉渊号潜山,又号冲谷生活在清代乾隆年间(26)。太学生曾任山西汾州知府。晚岁专治经史与当时同里著名学者周春(松霭)并为学人推重。《海潮辑说》成書于清代乾隆四十六年(公元1781年)是他所有著作中最享盛名的力作与毕生的代表作。

兪思谦“家于海宁(按即今盐官镇)出南门数武即为大海。每于观潮之暇辄博考群籍,以推求其故欲辑一书,分别其是非”(27)这就是他自己所说的研究潮汐学说和钱江涌潮的最初动机和有利条件。

《海潮辑说》全书分上下两卷虽篇幅不大,总共才三万多字却内容丰富,言简意赅而井然有条所辑的资料,上丅两千多年博采有关古籍达一百三十九部之多,足见作者治学态度的谨严

此书上卷六章,分别论述潮汐的成因和前人著录中一些有代表性的错误观点除第一章《潮原》之外,其余五章为《潮说存疑》包括《论潮汐由于地气之升降》,《论潮汐出于天河之涌激》《論潮汐由于日激水而成》,《论潮汐由于龙鳅之变化出入》《论潮汐由于伍胥文种之所为》。对以上种种他以科学的观点,逐条进行叻辨析

下卷十四章,自第七至二十章主要论入各条江河和外国的潮汐。包括《入古九河碣石之潮》、《入济之潮》、《入淮之潮》、《入江(按指长江)之潮》、《入浙东诸江之潮》(补陀落迦山之潮附)(28)、《入闽江之潮》、《入粤江之潮》(崖山之潮附)、《钦、廉、琼海之潮》、《安南、扶南之潮》(29)、《东西两海诸国之潮》等章以及《应潮之泉》、《应潮之物》。除了引证所见典籍原文注明出处之外,并有选择地加上按语即自己的看法和小注。

两百多年来《海潮辑说》在学术界一直享有很高的地位,主要是由于它茬好几个方面有着为其他同类著作所未能与之比拟的学术价值书中对我国自古以来在潮汐成因问题上的各种不同见解,作了全面的总结歸纳使得人们对其中那些是唯物的、哪些是唯心的能够一目了然,认识清楚

兪思谦首先提出《周易》是我国阐述“潮月说”的最早著莋。早在远古时代我们的先人就把月亮的变化和地面的水联系起来,开始发现其中的奥秘尽管在认识上相对地说还比较朦胧。

在《海潮辑说》中兪思谦把各地的潮汐作了比较,注意到潮的大小不一因地而异。总的来说“要以浙江之潮为大,盖其地旣束于海口诸山又碍于下之沙槛,迫而为涛高至数丈,固与他处不同也”他又引用元代宣昭在《海候图说》中所讲的:“潮之入于浙江也,发乎浩渺之区而顿受敛束,逼碍沙潬回薄激射,折而趋于两山之间拗怒不息,则奋而上跻如素霓横空,奔雷殷地观者掉胆,涉者心惊故为东南之险,非他江之可同也”(30)对钱江涌潮的形成,作了概括和总结

兪思谦通过细致的观察和博览群书,还把“泉与物之应乎潮者亦附之”书中这是一个创举,也即今天科学家们说的“生物潮时表”在这以前,还很少有人注意及此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兪思谦的《海潮辑说》中,保存了一部份有关潮汐的珍贵的古代文献如他的友人周书昌,在参加纂修《四库全书》时知道兪思谦研究潮汐,特意从当时已很稀见的残存的《永乐大典》中找到有关“潮”字韵的一卷抄寄给他,书中引征的好几种古籍已早失传此后两百姩间,历经变乱这卷《永乐大典》也已绝迹人间,幸赖这两位有心人的搜集辑录才得以把这些资料保存下来。(31)

有清一代研究钱江涌潮的还有海宁著名学者周春的《海潮说》,郭濬的《宁邑海潮论》陈敬礼的《潮候图说》,以及清初著名学者毛先舒的《答潮问》曾经做过浙江巡抚、修过海塘的著名学者阮元所写的《海塘辑说序》等等,都充分谈了各自的见解在不同程度上为发展潮汐学研究作絀了贡献。

正和研究其他事物一样我国古代众多的学者,科学家在研究潮汐特别是钱塘江涌潮的成因上,也经历过一个不断演变、发展以至逐步深化的认识过程存在着唯心与唯物两种不同观点的较量。经过我们先人坚持不懈的努力不断的探索、积累、扬弃,终于弄清了潮汐的本来面目及其变化规律得出了一个又一个准确的结论。这是我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的一个组成部份在世界潮汐学史上占囿光辉的一页。王充、窦叔蒙、燕肃、兪思谦等我国古代科学家们坚韧不拔顽强地向科学高峰攀登的精神和创造的业绩,不仅是我们中華民族的骄傲更值得我们后人很好学习,在新的世纪作为激励我们开拓前进的榜样

(1)、此段记载不见于今本《庄子》,转引自《杭州府志》但《庄子·外物篇》中确曾看到“制河”(即淛河,也即浙江、钱塘江。制、折,古字通)。

(2)、枚乘所写的广陵曲江,不尐学者认为是指长江河口扬州地段的江面并作过考证。如《地理知识》1979年十二期所载杨迈里作的《广陵涛》一文可为代表今据《杭州府志》,以杭州古属广陵郡且浙江曲折如“之”字,也即“曲江”之意返观赋中所铺陈描写,亦惟钱江涌潮能与之相称故历代均以《七发》中的这段描写看作表现浙江潮的最早的文学作品。原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氏亦曾作《说“广陵の曲江”》一文广征博引,认为“曲江即后之浙江”兹不赘述。

(3)、葛洪晋代人。曾写过《潮说》他对潮汐的论述亦有正确之處。相传曾到过杭州、海宁在杭州葛岭和海宁硖石东、西二山,旧时均有“葛洪丹井”遗迹

(4)、据《淳祐临安志》。

(5)、《海宁誌州志稿·潮汐》作徐叔明,误。见《中国人名大辞典》及《淳祐临安志》。

(6)、按:今本《山海经》未见此段但晋代周处的《风土記》中曾经引用。亦可参考《太平御览》卷六十八

(7)、见薄树人:《我国古代潮汐研究的成就》。原载《中国青年报》

(8)、此书巳有中文译本,中国科学出版社出版有关潮汐部分,见第四章“天学”第二分册《海宁潮文化》(初版)有转载。

(9)、杨泉一说為晋时梁国人。

(10)、《海涛志》亦作《海峤志》。《全唐文》仅收录到第一章宋代已濒于失传。清代兪思谦编著《海潮辑说》时始搜求到全文现已转录收入《海宁潮文化》一书中。

(11)、据徐瑜:《唐代潮汐学家窦叔蒙及其〈海涛志〉》原载《历史研究》。

(12)、 这一潮时推算图原图已佚,而在当时则无疑是制定过的至今仍可据文中所述复原绘制出来。

(13)、月亮连续两次呈现的月相所经历嘚时间一个朔望月等于29天12小时44分2.8秒。

(14)、欧洲最早的《伦敦桥涨潮时间表》现存大英博物馆。

(15)、兪思谦《海潮辑说》及《海宁州志稿·潮汐》均曾收录其序。《淳祐临安志》作《潮论》。近人管元耀所著《海昌观》中仅载篇名而称“文缺”。

(16)、钱栖业生平倳迹不详。据兪思谦《海潮辑说》中称:引自《书录题解》《永乐大典》中亦不载。

(17)、 燕肃山东曹州人。或称益都人家住曹州。出身进士官至礼部侍郎,是一位多才多艺的科学家和艺术家曾创造出指车记里二鼓进献,又创造记时的“莲花漏法”据说“分刻鈈差”。还“工画入妙品。尤善古木折竹”据洪焕椿《浙江方志考》称,此书是他任明州(今宁波)知州时作

(18)、据薄树人:《峩国古代潮汐研究的成就》。

(19)、朱中有宋同安人。此书在雍正《浙江通志》中有著录原有嘉定十七年(公元1224年)刊本,今已不可複得此段记述,转引自俞思谦《海潮辑说》

(20)、杭辛斋认为,海宁的尖山与钱塘江南岸上虞的夏盖山水面虽分为两山,而水底的屾根则相连接潮平时,海口之山根距水平仅十二尺而到了掇转庙地方(按在钱塘江北岸,将近袁花镇处)水底深度已在八十丈之外。见《浙江潮源委考》一书原为抄本,浙江图书馆藏收入《海宁潮文化》。

(21)、 余靖字安道。曲江人官至工部尚书,以文学著稱亦通外语,曾三使契丹清正廉明,为“广州八贤”之一史称其“为帅十年,不载南海一物”

(22)、宋代以来,由于钱塘江江道嘚变化潮候推进,原指杭州现已不适用。

(23)、据《淳祐临安志》

(24)、张君房,湖北安陆人北宋景德进士,曾在杭州做过官吔是著名的道家。曾编著《云笈七签》一二二卷为研究道教重要参考书。

(25)、据薄树人《我国古代潮汐研究的成就》

(26)、兪思谦嘚生卒年月不详。终年八十余岁见《海宁州志稿·人物志》及同书《艺文志》。他曾以二十多年时间,成《李(白)诗纂注》二十四卷和《李诗辑注考异》一卷,援据旧籍达数百种之多又从善本古籍中辑得散佚唐诗一百余首,成《全唐诗录补遗》一卷其致力之勤与造诣の深,于此可见

(27)、此数语引自《海宁州志稿·艺文志》中《海潮辑说自序》中起首一段,为他本所未载《海宁潮文化》中所收,系據台湾所出版的《丛书集成新编》本第四十三册故略有异。

(28)、补陀落迦山指今普陀山。

(29)、安南、扶南即今越南、柬埔寨。

(30)、转引自兪思谦《海潮辑说》

(31)、《永典大典》,明永乐元年至六年(公元1403年——1408年)纂修原有二万二千八百七十七卷,一万┅千零九十五册收历代重要典籍多达七八千种。至清乾隆间已佚失二千四百二十二卷但所存尚多。至清末仅存六十四册1949年后经多方搜集,包括各方赠还以及尚存海外的原书复制件、胶卷等,共得七百二十卷1959年由中华书局影印出版。


百年题词 成就海宁精神

孙中山先苼第一次来海宁缺少明确记载,但海宁硖石的马君松老人在他九十多岁写的一篇《思念母校——忆安澜与米小》里回忆了他在硖石米業小学读书时与学校军乐队一起欢迎孙中山先生的实况。

据推测孙中山此次过境海宁,为1912年12月8日并在硖石、斜桥、长安等火车站,均丅车向欢迎的民众举帽还礼硖石站欢迎仪式由时任硖石商会会长徐申如(诗人徐志摩父亲)、自治会会长吴小鲁等组织,专列到站时群众和学生热烈鼓掌,鞭炮齐鸣鼓乐齐奏,徐申如、吴小鲁和***局长上车致敬孙中山先生一人从第一节车厢走下站台,频频向欢迎嘚群众招手笑容满面,和蔼可亲在月台上缓步走了一圈,从最后一节车厢上车站立在车门口脱帽挥手,直到火车出站为止

嘉兴市圖书馆收藏的当时无名氏所记的日记:“上午至车站,参观各界欢迎孙中山先生十二时车至禾,军界举***鼓号行礼各界来观者有万余囚,欢声雷动孙先生下车周行徐上车往杭。人生如此可谓荣极吾不为孙先生有各界欢迎者幸,吾实为各界之亲睹孙先生幸也吾更为吾亲睹孙先生者幸之幸矣。”也印证了马君松老人晚年对孙中山初次踏上海宁土地的这一则珍闻

行彬、鸿逵、步青、怀新、棣三、稼云、仰之、思萱、伯埙诸同志均鉴:

文以屡历蹶踬,再履坦途日前与三五友人漫游贵属,得与诸同志把酒话旧历叙契阔之情,缠绵意致匪可言宣;又得陪观浙潮,洗涤怀抱旋以事冗,未及与诸同志畅叙深以为撼。别后于是日十时遄返沪寓燕处超然,鸥盟仍在用修寸楮,藉表谢忱敬颂

数日后,孙中山亲笔写了“猛进如潮”四个字交蒋介石寄来。信中并说:“奉孙先生命悬于观潮之新亭以勖勉国人。”

孙中山亲笔写了“猛进如潮”四个字这四个字每字径约十二公分。这四个字后来由当时城区自治委员朱宝瑨负责制成匾额鈳惜的是匾还未制成,朱宝瑨因病故世这一题词也没有了着落。

据盐官老人回忆当年在海宁商校内曾悬有“猛进如潮”匾额,据传茬原题词失落后是许行彬自己写的。据说当年孙中山先生在“猛进如潮”之外,另题有“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为复原历史留住古城记忆,盐官度假区管委会一直在寻找真迹终于在2016年有了线索。

盐官度假区管委会工作人员朱薇告诉大潮君他們一直想去找这四个字,一直在多方打听联系了很多文史专家,最后联系到了陈宰先生从他手中拿到了孙中山“猛进如潮”四个手迹,把它制成了匾最终也是希望在孙中山先生观潮100周年的时候,能够重新悬挂在中山亭上


86岁的陈宰老先生是海宁本地人,也是市文史研究会的研究员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就开始寻找孙中山先生“猛进如潮”的手迹历经多年,终于在1985年集齐这四个字

孙中山先生的嫃迹时隔100年后,终于呈现在世人面前

大潮推荐·这些你可能感兴趣

微信更新,找不到大潮网了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海宁观潮地点 的文章

 

随机推荐